世界经济论坛 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机构

全球互信与危机

认识到全球挑战的复杂性以及共同创新的需要,世界经济论坛设立了全球议程理事会网络

2008

最初的68个理事会于11月在迪拜召开了首次全球议程理事会峰会,每个理事会由15到30人组成,他们都是对全球议程中的某个具体问题拥有最新创意的思想家。(现在已经超过80个)当时论坛的愿望是召集来自不同地区的各相关利益方的最优秀人士,以获得最佳见解并探索全球问题的交叉性联系。在一个充斥着短视和“孤岛思维”的世界里,该网络旨在建立一种长期的跨学科机制,以便制定各种可行性解决方案。

鉴于全球经济危机余波未平,11月上旬在迪拜召开的历时三天多的全球议程理事会峰会正逢其时。会议的讨论为几天后在华盛顿召开的20国集团峰会以及2009年1月底上台的美国新政府提供了有效建议。参会者传递出一个重要的讯息:世界需要审视拉动经济、市场和社会发展的基本运行体系,努力实现“根本性复苏”的目标,建立一个以重建信用关系、信心以及可持续性、社会责任和道德准则承诺为基础的崭新平台。此项呼吁在世界经济论坛2009年的年会上促成了全球重设倡议组织(GRI)的建立,该组织即论坛根据危机的状况做出广泛努力来审视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并研究现有机制和全球治理活动,从而确定采取何种措施以实现复兴。

在年会上,盖茨为所有参会者概述了他的“创新型资本主义”的概念,盖茨的“创新型资本主义”和施瓦布的“全球企业公民”概念之间存在着密切联系。《外交》杂志在2008年1/2月刊上刊登了施瓦布撰写的关于“全球企业公民”的文章。1盖茨在 发言中指出:“(两者)都超越了包括社会投资、企业社会责任和社会企业家精神在内的企业慈善的概念,因为企业慈善需要关注‘全球空间’,而这一空间又是由超出国家控制范围的力量所逐渐形成的。全球企业不仅可以在这一领域开展经营活动,同时还肩负着与政府和公民社会合作以便为维护世界福祉做出贡献的公民义务。”

通过“格伦依格斯对话产业合作伙伴(Gleneagles Dialogue Industry Partners Project)” 项目和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论坛协助企业领导人在八国集团峰会上开展了气候问题方面的讨论。在此之前,克劳斯·施瓦布曾前往东京并亲自向福田首相提交了详细的建议报 告,其中包括一套切实可行的措施方案,如果2009年12月的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变化大会通过该方案,就意味一套与《京都议定书》大不相同的议案即将出台。

在北京成功举办了举世瞩目的奥运会几周之后,第二届“新领军者年会”于9月在天津召开,会议主题是“第二轮增长”。2007年一样,温家宝总理参会并致开幕辞。

2008年末至2009年,世界经历了自20世纪20年代末大萧条以来的最为严重的经济 危机。克劳斯·施瓦布于2008年11月上旬在伦敦《泰晤士报》上发表看法,他希望危机可以成为“转机”,希望“管理层能够有意识地遵循以综合、长远的利益相关方原则为本而不是以片面的短期股东利益原则为本的企业精神,这将是本次危机的一个积极成果。”2

在年会开始后的两周内,这些视频在 YouTube上已被点击播放800多万次,使其成为第一个在公共领域和参与2008年年会的世界领导人之间的全球视频对话。


  1. 克劳斯·施瓦布,“全球公民治理:与政府和公民社会携手合作”,外交事务,2008年1月/2月刊
  2. 克劳斯·施瓦布,“金融危机是积极改变的机遇”,泰晤士报,2008年1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