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 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机构

错失良机

佩雷斯和阿拉法特之间的达沃斯会谈是施瓦布经历过的所有年会中最令人失望的一次

2001

自2000年比尔·克林顿总统在戴维营努力推动巴以和平进程之后,2001年1月举行的塔巴(Taba)会议再次尝试着使巴以双方重返谈判桌。人们普遍认为这次会议终于使巴以关系有了突破性进展,并认为在塔巴的技术会谈结束之后,双方会达成一份协议并带到达沃斯论坛,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亚瑟·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和时任以色列地区合作部长的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共同签署确认。

两位领导人在达沃斯的会谈发生在1月28日星期日下午,即塔巴和平谈判结束后的第二天,距以色列大选只有9天时间。很明显,此次全会的成果将对以色列总理埃胡德·巴拉克 (Ehud Barak)能否连任产生重大影响。因此,人们尤其是媒体对这次会议的期望非常高, 整个会议被全程直播。

时任埃及外交部长的阿姆鲁·穆萨(Amre Moussa)当时也在会谈现场。而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就在观众席上,和大家共同见证这一本来应具有历史意义的特殊时刻。克劳斯·施瓦布作为会谈主席也在座,他为这次会谈进行了艰苦的准备工作。会谈之前,巴以双方均同意将本着高度建设性与和解的精神——即达沃斯精神——进行会谈,且一致同意阿拉法特将首先发言,然后分别是佩雷斯和穆萨。

会谈一开始,阿拉法特就告诉施瓦布,说他把讲话稿落在酒店房间里了,因此想第二个发言。于是,施瓦布就请佩雷斯先发言。佩雷斯确定以非常积极、合作的姿态发表了讲话。之后,轮到阿拉法特了。施瓦布正好奇为什么没有人给阿拉法特拿讲稿,只见这位巴勒斯坦领导人从口袋里掏出几页纸,接着就对以色列发表了最为猛烈的一次口头攻击。在场的听众都懵了,与此同时,人们对真正持久和平的希望也破灭了。

在年会举行的那一周,印度的古吉拉特邦(Gujarat)地区发生了毁灭性地震。因此,工程建设与物流运输行业参会的行业主管们认为,工商业应该为自然灾难的受害者提供更多帮助。他们呼吁世界经济论坛成立一个灾害资源网(DRN),积极参与多行业联合行动,预防和缓解人类因自然灾害而遭受的痛楚。

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劫持两架飞机,对曼哈顿世界贸易中心的双子塔发动了毁灭性的恐怖袭击。同时,另一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飞机也撞向了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五角大楼,还有一架飞机被劫持后坠毁在宾夕法尼亚州,举世为之震惊。

两个月之后,世界经济论坛决定将年会从达沃斯迁到纽约举行,表达与纽约市民和美国人民众志成城的决心。这个决定不仅最大程度地考验了达沃斯论坛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同时也要求参会者克服对9·11之后到纽约参加会议的恐惧感。施瓦布批准了这个决定。其实,9·11那天他同希尔德就在纽约。他回忆道:“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袭击发生过后笼罩全城的气氛:一方面,人人都怀着一种强烈、可怕的超现实主义的复杂情感,另一方面,处处都迸发着许多表明纽约市仍充满活力的火花。

年会11月,施瓦布搭乘协和客机(自9·11之后首次起飞)回到纽约,做出了将年会地点迁至纽约的最终决定。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亲自前往机场迎接他,并用直升飞机载他参观了世界贸易中心遗址——归零地(Ground Zero)。当时,烟雾仍在从一堆堆的瓦砾中升起,一切都被埋在废墟之下。之后,朱利安尼在市长官邸接待了施瓦布——这是他将权力移交给新当选的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之前接待的最后一位正式客人,而迈克尔·布隆伯格接任后招待的第一位正式客人也是施瓦布。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举行的一次午餐会上,施瓦布宣布了将年会徙至纽约的决定,赢得了纽约市领导人雷鸣般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