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 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机构

致力于改善世界状况

为强调自身的首要目标和关注重点,世界经济论坛在其标识旁边添加了使命宣言——“致 力于改善世界状况”。

1997

基金会在不同的活动中提出了“合作伙伴概念”(Partnership Concept)。通过这一概念, 论坛能够与某些提供专门知识和重要专长的会员公司构建更深层的关系。

7月1日,英国向中国归还了作为英国殖民地和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的主权。香港此前承办过世界经济论坛会议。克劳斯·施瓦布作为嘉宾出席了回归仪式。仅两个月后,论坛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新特别行政区(SAR)举办了东亚峰会,彰显出论坛会员对香港的强有力支持和香港重归中国管辖的“一国两制”框架的成功。

世界经济论坛取得了众多令人瞩目的成就,其中一项是论坛成功地将“世界经济论坛” 和“达沃斯”打造成全球数百万人熟知的品牌。尤其是“达沃斯”已经不仅代表一座瑞士城市,更是全球商业领袖、政府领袖和公民社会领袖选择在每年年初齐聚的场所。全世界已经开始接受年会一贯倡导的协作和共同领导精神。

哈佛大学政治科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2008年谢世)是“达沃斯人”(“Davos Man”)一词的创造者。据他所言,“达沃斯人”指一批全球精英或一个少数群体,他们“基本不需要国家意识,视国家界限为障碍(好在这种障碍正在消失),并将国家政府视为过去年代的残留物,其唯一用途是推动精英群体的全球活动。”

在1997年发表的一篇社论中,《经济学家》的编辑对“达沃斯人”做出了评价:

一些人觉得难以接受达沃斯人:在财富积累和管理理念的各个方面,达沃斯人都存在一些非传统的东西。但这正是达沃斯人的魅力之一。基本上,他不会理会亨廷顿等人定义的文化。他会去听钢琴演奏会,但 不会像亨廷顿先生那样关注一种理念、一种技巧或一个市场是否属于华夏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或东正教文明。只要一种理念有效或者一个市场兴起,达沃斯人就会抓住机会。无论你喜欢与否,这都是一种更有可能将人们联系在一起,而不是使他们相互对立的方式。1

克劳斯·施瓦布总是强调,达沃斯人应当是全球、国家以及地区身份的混合体。


  1. 《达沃斯人的赞歌》,刊登于《经济学家》,1997年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