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 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机构

克服冷漠

这一年是世界经济论坛的25周年纪念,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日益全球化和相互依赖的世界。

1995

这一年是世界经济论坛的25周年纪念。克劳斯·施瓦布借此机会对他所创建的这个组织作出的重大贡献进行回顾。在论坛的《年报》中,他写道:“自1971年以来,我一直投身于以全球公共利益为本的创业活动,这是一段美好的旅程。在全球范围内,个人之间开展高级别的密集互动这种需求仍然清晰存在,特别是当今世界的参与者众多,且都承受着巨大的时间压力。”1

经济、商业和社会的不确定性并非是短暂的现象,而是我们这个世界永久的特征。我们的社会和国家正面临受到国际犯罪、腐败现象和恐怖活动颠覆的风险,以及环境恶化、疾病和贫穷所带来的社会后果的威胁,特别是在世界最不发达的地区。我们必须与冷漠和极端主义作斗争——致力于建设开放型社会。

为了推进全球合作,施瓦布先生牢记这些需求,组织编写了《克服冷漠:当今瞬息万变世界中的十大关键挑战》一书。他相信世界正处在历史的关键转折点上。这里有必要重新评估全球社会整体的基础假设。但施瓦布担心这种迫切需求会在社会各个层面上遭到冷漠对待。

书的名字选自埃利·威塞尔(Elie Wiesel)教授对某论文集的供稿,该论文集对全球长期关注的重大问题进行探讨。威塞尔写道,世界面临的最坏的敌人和最大的挑战曾经是—— 现在也是——冷漠,他写道。

书中的十大挑战有:

  • 应对价值体系的解体
  • 维持全球安全
  • 面对新的不平等
  • 确保人口过密的世界具有可持续性
  • 生活在新的信息社会里
  • 与全球化经济同步
  • 融入亚洲
  • 创造充分就业
  • 保证国家在全球化世界中的政策制定角色
  • 重启合作

如今,这些内容和15年前一样仍然具有相关性。

挪威诗人和小说家本·奥克里(Ben Okri)等文化领袖经常参加达沃斯年会,为全球事务提出自己的独特见解和方案。1995年会后,本·奥克里致信施瓦布,提到了尼日利亚诗人和小说家所说的“达沃斯秘密,或者说达沃斯之梦”。他表示“论坛变得越来越好,更具有包容性与实用性,内容也更丰富。未来,人们会称其为更新人类灵魂的20世纪的神秘甘泉。”2


  1. 世界经济论坛,1994-1995年报,“给会员们的信”克劳斯·施瓦布
  2. 本·奥克里致克劳斯·施瓦布的一封信,世界经济论坛,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