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 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机构

会员突破一千名

在那年年会中使参会者记忆犹新的是佩雷斯和阿拉法特在掌声雷鸣中自然地握手并一起 走上议会大厅的台阶。

1994

世界经济论坛迎来了第1000个会员。与此同时,论坛提出了严格的规定来控制会员数不再超过这个记录以保持其专属权利。未来的工作重点不仅将集中在大量提升会员资格的好处与服务质量上,而且要增强地区和行业的多样性。

在与新加坡总理内阁资政李光耀共同主持的年会上,中东和巴以冲突备受关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论坛已谨慎地邀请了——与所谓的奥斯陆进程同时进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代表。这一年,以色列外长希蒙·佩雷斯与巴解组织(PLO)主席亚西尔·阿拉法特在达沃斯进行会谈。他们达成了有关加沙和杰里科协议的草案,由此大大推动了和平进程。

受到佩雷斯外长和阿拉法特主席在达沃斯举行的谈判的鼓励,论坛在卡萨布兰卡组织了“首届中东和北非(MENA)经济峰会”。在十月末举行的此次会议是与纽约的对外关系委员会联合组织的,由摩洛哥哈桑二世国王陛下赞助,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及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给予支持。阿拉伯和以色列领导人有史以来首次聚在一起进行广泛的讨论和交流。

中东和北非经济峰会通过建立旨在推动经济发展和合作的机制,开启了公共和私有部门之间的崭新合作关系,标志着外交新纪元的到来。为了中东和平,两千位大多数来自中东和北非国家的政府及商业高层领导者参加了此次峰会,重点讨论所谓马德里进程的经济问题。

年初,克劳斯·施瓦布在第三届东亚经济峰会的宴会上与新加坡总理吴作栋交流时,提出了以第三方机构来连接亚洲与欧洲的思想,通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来增强跨大西洋的强大联盟,以及通过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简称APEC)来加强太平洋各国的联系。

施瓦布对于亚欧论坛的想法最终促成了亚欧首脑会议(ASEM)的产生,吴作栋总理有意于1996年宣布这一决定。第一届亚欧首脑会议于当年三月在泰国曼谷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