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 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机构

曼德拉在达沃斯

曼德拉在1997年和1999年重返达沃斯,他表示,正是首次造访改变了他的世界观。

1992

在达沃斯年会上,两年前刚从监狱中释放出来的南非反种族隔离领袖和非国大主席纳尔逊·曼德拉,与南非总统F.W.德克勒克和夸祖鲁(KwaZulu)首席部长曼戈苏图·布特莱齐(Mangosuthu Buthelezi)首次在国外携手亮相。此次会议召开的时机非常重要,汇集了南非转型时期的三位重要人物。他们的出席表明,尽管彼此之间存在分歧,但都共同致力于推动南非走向民主。为了促成这次携手亮相,克劳斯·施瓦布已多次前往南非。曼德拉构建了其建立多党民主政治的愿景。当曼德拉的讲话时间远远超过了之前约定时间时,施瓦布打断了他的讲话。曼德拉从未忘记这次被打断的经历。但是,两人建立了极为友好的关系,并定期会面。曼德拉和德克勒克共同获得1993年诺贝尔和平奖,次年,曼德拉成为南非首位民选总统,德克勒克则成为其副总统之一(另一位副总统是萨博·姆贝基)。

非洲国民大会(ANC)当时已经对银行、矿业以及一些战略产业进行了国有化。但是,曼德拉经过在达沃斯同其他领导人的讨论,重新思考了这一问题。“他们完全改变了我的看法。”他对《Mandela: The Authorized Biography》艺术的作者,记者安东尼·桑普森(Anthony Sampson)讲到:“我们得做出选择。或者继续保持国有,但是得不到投资;或者我们改变自己的态度,得到投资。”

2012年,在致南非《周日独立报》的一封信中,1999-2009年南非储备银行前行长姆博维尼,回忆起达沃斯时的谈话。刚一抵达的时候,代表团成员就重新回顾了演讲,其中提出要将国有化作为非洲国民大会的政策。“我们认为这一内容并不适合达沃斯的听众们,所以我起草了一小段内容...关于非国大要如何实现为大部分黑人社会平等:合理的居住环境、医疗保障、教育、公共交通、清洁的水源、卫生以及我称之为’获得生产的方式’,也就是黑人商人阶层的崛起。这就是全部,没有条约。”根据姆博维尼的叙述,当曼德拉遇到其他的商界、政界领袖的时候,他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位置。“马迪巴(南非人们对曼德拉的尊称)在达沃斯同中国和越南的领导人进行了非常有意义的会议,”他写道,“他们非常诚恳地说,我们现在正在试图将国家企业私有化,并且让更多的私营企业参与到经济当中。我们是共产党的政府,而你是国家自由运动的领导者,为什么你要谈论国有化呢?‘正是这些决定性的时刻让他认真的重新思考这一问题。”

2013年12月“马迪巴”逝世,克劳斯·施瓦布是这样形容他所留下的独特遗产:

“在我一生遇到的所有领导人中,他给我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他的勇敢、热情、智慧以及谦逊在全世界都难出其右,他本身就为全人类带来永不衰竭的鼓舞与激励。”

年会的另一个重大进展是中国总理李鹏的参会。中国总理的出席帮助中国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重新同西方国家建立正常关系。欧洲与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仍然存在,中国政府坚持希望李鹏此次达沃斯之行应当至少对一个欧洲国家进行访问。为了满足这一要求,施瓦布电话联系了一些欧洲的外交部长,意大利同意接待李鹏及其代表团。

在达沃斯,委内瑞拉总统卡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率领一个庞大的代表团赴会。返回加拉加斯时,总统突然面临一场未遂军事政变。这一消息在参会者当众引发了惊慌之情。世界经济论坛破例发表了一封媒体信,表示对佩雷斯的全力支持。

1992年,论坛发起一个新的团体 —— 未来全球领袖(GLT),该团体由来自商界、 政界、学术界、艺术和媒体等领域的200位青年领袖组成,他们的年龄都在43岁以下,并通过自己的成就和影响地位取得卓越声誉。这个团体部分与达沃斯年会合作举行自己的峰会,并在2003年改组为全球青年领袖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