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 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机构

应对战争和政变

尽管需要耗费巨资来加强会议安保,世界经济论坛仍决定如期举行会议,

1991

1990年8月,伊拉克入侵并吞并科威特。这促使美国在沙特部署军队,并促使联合国要求伊拉克撤军。1991年1月16日,也就是年会召开前的两周,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发动沙漠风暴行动,以迫使伊拉克军队撤出科威特。

约18%的参会者决定不前往达沃斯。大部分取消此次行程的人都来自欧洲以外的地区,因为许多美国公司都已明令禁止商务旅行。时任美国总统乔治·H·W·布什从白宫向达沃斯会议参会者传达了特殊讯息。

与前些年一样,达沃斯年会再次成为登上全球大舞台的“新手们”,其中就包括苏联总理瓦连京·帕夫洛夫(Valentin Pavlov)。他在特别致辞中呼吁本国同西方加强合作。8月,帕夫洛夫总理等苏联领导人本应试图解除总统米哈伊·戈尔巴乔夫的职务。虽然政变企图失败,但这仍预示了苏联的最终解体。

政变之前,世界经济论坛已计划与由阿加迪·沃尔斯基领导的苏联科学工业协会联盟共同在莫斯科举行首届地区性会议。但他在最后一刻退缩,并敦促论坛推迟会议。但论坛决心坚持举行此会议。

9月,就在政变发生后的第10天,来自西方的第一批高级别商界领袖抵达莫斯科。150名参会者完全明白,他们在一个重要时刻置身于苏联首都。就在会议开始前的几个小时,苏维埃人民代表大会建立了新得政府机构将权力移交给各共和国。接着,这个饱经沧桑的国家的重要经济和政治人物一个接着一个穿过街道,向聚集在格调雅致的大都会酒店里的论坛参会者发表演讲。

为会议揭幕的是圣彼得堡市(刚放弃其苏联时代的名称——列宁格勒)市长阿纳托利·索 布查克(Anatoly Sobchak),他曾在政变后在这座城市里挫败了反对戈尔巴乔夫的派别。他预测,政变将为共产党敲响最后的丧钟。他首次指出,人民已准备捍卫宪法和法治。

会议结束时,与会的商界人士列出的十二项建议被收录在致戈尔巴乔夫总统和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的一封信中,后者站在坦克上反对政变时,已然成为另一个英雄人物。克劳斯·施瓦布代表参会者签署了一份六页的文件,其中包含针对这个看似支离破碎的国家制定综合改革计划所需的十二项基本要素。

鉴于艺术和文化对促进全球性共识和友好关系具有重要意义,施瓦布推出与世界经济论坛类似的世界艺术论坛。杰出的小提琴演奏大师耶胡迪·梅纽因爵士为会议的组织工作提供了宝贵意见。

论坛后来将世界艺术论坛纳入达沃斯年会和其他活动之中。但是它依然保持着同艺术界的联系,并将文化领袖也视为到利益相关者理念的重要部分。

1995年,论坛创立水晶奖,以表彰那些除在艺术界产生真正影响力之外还对跨文化理解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士。获奖者包括:阿什肯纳齐(Vladimir Ashkenazy) 、阿米塔布·巴沙坎(AmitabhBachchan)、保罗·科埃略(Paulo Coelho) 、贝托·艾柯(Umberto Eco) 、马特·达蒙(Matt Damon)、彼得·盖布瑞(Peter Gabriel)、理查德·基尔(Richard Gere)、瓦莱里·杰捷耶夫(Valery Gergiev)、吉尔伯托·吉尔(Gilberto Gil)、纳丁·戈迪默(Nadine Gordimer)、昆西·琼斯(Quincy Jones)、詹姆斯·莱文(James Levine)、李连杰、马友友、沃尔·索英卡(Wole Soyinka)、查理兹·塞隆(Charlize Theron)以及埃利·威塞尔(Elie Wiesel)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