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 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机构

全球公共利益中的企业家精神

当年,论坛使用新的格言——“全球公共利益中的企业家精神”

1989

世界经济论坛在八十年代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会员数量的大幅攀升。截至到1989年,超过半数的会员来自欧洲以外的国家。这么看来,两年前论坛的更名是及时也是必需的。

达沃斯年会是论坛活动具有全球广度与深度的最有力佐证。让我们看看今年丰富多样的议题以及参会者参与讨论的热烈程度。以下是一些摘要:

  • 1984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总干事卡罗·鲁比亚(Carlo Rubbia)预测,由于石化燃料的总体成本较高,我们可能不得不在其自然耗竭前就被迫放弃使用石化燃料,考虑到安全因素是采用原子能的决定性因素,我们注定将依赖核能源。
  •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院长Lester Thurow做了一个大胆的预测,他说“关贸总协定将不复存在”,因为世界正在朝着三大贸易集团的方向发展,这三大贸易集团是:北美洲、欧洲和亚太区。
  • 英美公司前董事长哈里·奥本海默(Harry Oppenheimer)指出种族隔离体制从根本上说是错误的,并预测目前南非的不稳定情况将导致变革。(一年后非洲国民大会及反种族隔离领袖曼德拉从监狱获释。)
  • 亚洲经济强国的三位代表——韩国副总理Cho Soon、印度尼西亚统筹部长拉迪乌斯 (Radius Prawiro)以及泰国总理办公室主任功·塔帕朗西(Korn Dabbaransi)就该地区新经济力量的影响展开了讨论。

达沃斯融合不同观点并弥合对立双方意见的特殊能力再一次得以展示。北朝鲜和韩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进行了部长级对话。

预测到柏林墙的倒塌,克劳斯·施瓦布邀请到了包括西德总理Helmut Kohl在内的东西欧洲国家和地区的20位领导讨论德国统一的影响以及“邻国”间的合作伙伴关系,

除了13场与国家相关的活动外,论坛4月份在日本东京召开了第一次会议,该会议由日本主要行业组织协办。

1989年,由于发生在北京的6月4日天安门事件中对示威者的军事镇压,论坛受到很多来自各方的压力,要求中止在中国举办每年的企业家领袖研讨会。经过深思熟虑,考虑到论坛一直以来作为桥梁和开放探讨平台的地位,会议如期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