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 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机构

达沃斯外交

希腊与土耳其总理的历史性会晤印证了达沃斯能够让持不同政见的人汇集在一起,并且实现外交突破。

1986

本年度的达沃斯研讨会因土耳其总理图尔古特·厄扎尔(Turgut Özal)与希腊总理安德里亚斯·帕潘德里欧(Andreas Papandreou)历史性的公开会谈而意义非凡。这两位领导人还作为同组成员参加了一次经济专题讨论会。

这在两国历史上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并证明了达沃斯精神具有弥合分歧的力量。

为了给两位总理的会晤创造适当的氛围,克劳斯·施瓦布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整个一月份,他穿梭往返于安卡拉和雅典之间,以确保双方同意前往瑞士并对安排满意。1986年1月23日,在两位总理见面之前,施瓦布给双方就“彼此的福祉和安全中的广泛利益”发出了信函。

当苏联总理尼古拉·雷日科夫(Nikolai Ryzhkov)第一次通过卫星从莫斯科向西方商界听众发表讲话时,达沃斯的外交职能再次得到体现。这也是苏联第一次参加达沃斯研讨会。雷日科夫呼吁扩大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国际经济关系,以帮助该国加快经济发展和 改革,并对其生产系统进行现代化改造。

另外三位领导人在他们的达沃斯之旅中进行了重要的斡旋。欧洲经济共同体委员会主席雅克·德洛尔(Jacques Delors)阐明了“能够更好地解决现存问题的世界经济概况”。他的 分析依托于两个关键理念:第一,如果世界贸易不能持续健康的发展,世界范围内现存的问题就无法自己得到解决。第二,如果世界范围内现存的赤字和财政失衡问题无法同时得以解决,那么全球贸易也无法获得强劲的发展。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现称“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总裁、爱丁堡公爵菲利普王子殿下强烈呼吁保护自然和濒危物种。他告诫我们“人类的生存依赖于对每一种动植物的保护”。他还强调,人们应该关注工业发展所带来的问题,如原料被开采和转换的方式、原材料用尽后的危险、化肥的生产和使用,以及交通基础设施的影响等。他承认很多企业已经在采取某种形式的自我规范,“但是我们必须更进一步,将工商企业和自然保护组织的联合行动付诸实践。”

此次达沃斯研讨会的另一个亮点,是由时任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朱镕基所率领的中国代表团。朱镕基在1998年至2003年任中国国家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