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 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机构

悲剧与安全

此次会议标志着论坛第一次采取特别措施以保证参会者安全。

1978

1977年9月,极左恐怖组织“红军派(RAF)”绑架了当时德国最具权势的人物之一—— 时任德国工业协会(BDI)主席和德国雇主联合协会(BDA)主席的汉斯·马丁·施莱尔 (Hanns-Martin Schleyer)。一个多月之后,人们在一辆汽车的后备箱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这一暴行给达沃斯会议蒙上了悲剧的阴影。施莱尔被绑架之前已经同意担任1978年欧洲管理研讨会的主席。

“座落于达沃斯的会议中心看上去像一座堡垒,”德国商业杂志《资本(Capital)》这样报道,“参会者——均为高薪管理者——每次进入大楼时,必须通过由电脑控制的指纹识别系统,还要迂回通过由荷枪警卫把守的防护装 置。然而,他们对这些不便毫无怨言,因为他们深信这些措施能有效保证第八届欧洲管理研讨会免受恐怖袭击。”1论坛一直将参会者的安保视为活动的最高优先级。

全球经济形势依然是参会者思考的重点,但与此同时,更多的讨论开始关注企业社会责任和当前低迷形势下如何实现社会财富的公平分配。克劳斯·施瓦布在开幕致辞中这样说, “我们之所以谈论‘不利环境’以及与之相关的诸如‘结构危机’、‘滞涨’、‘能源危机’、‘缺乏互信’等流行词汇,是有着错综复杂的原因的。”

施瓦布接着说道:“这些因素自然阻挠了创业机制发挥作用。然而,最主要的原因并不在于经济情况,而在于我们工作时的心理因素。在‘顺境经济’之时,我们习惯于不断提高 我们的生活水平,期望从国家那里得到更多的社会服务。这种被我称为‘领养老金心态’的病态影响了大多数人。因此,多年以来大家讨论的焦点都是财富的分配。只要国民生产总值 的年增长率令人满意,任何人都不会因分配纠纷而牺牲什么。唯一的问题在于,增长量最终是否具有类似重要意义。时至今日,我们的态度、我们的政治和社会体制都还被财富分配所左右。”2

但是,施瓦布认为,对公平和公正的关注已经变得更为严峻和紧迫。

1978年,除了达沃斯研讨会之外,论坛还召开了9次圆桌会议。其中在华盛顿召开的一次圆桌会议是针对欧洲投资者,在布鲁塞尔的一次是和欧洲共同体联合举办,其余几次分别在伦敦、阿姆斯特丹、雅典、波恩、罗马和巴黎召开。在巴黎召开了两个不同的会议,其中一个是关于法国,另外一个是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合办的。当年5月,第二届阿拉伯-欧洲商业合作研讨会在蒙特勒举行,参会人员再次多达1500人。


  1. 1978年4月 《资本》 “Die Elitetreffs des Managementprofessors Schwab”
  2. 1978年1月26日,施瓦布在达沃斯研讨会上的开幕致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