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 推动公私合作的国际机构

达沃斯俱乐部

为了增强这种亲密感和排他性,论坛为那些经常参会的公司设定了特殊地位,会员制因此诞生。

1977

论坛日益增多的国际元素在第七届欧洲管理研讨会期间愈加明显。此次会议的参会者来自50余个国家。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和日本商界、政界的一些杰出人士也来到达沃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也成为官方赞助。

达沃斯会议赢得了类似“俱乐部”的美称。

“今天应邀而来的参会者之中,大概有一半都是老朋友,或者说代表了那些此前经常参会的公司,”克劳斯·施瓦布在研讨会开幕式上说,“这样一来,‘达沃斯俱乐部’这个说法就变得更加合理了。那些第一次参会的人很快就会发现我们这个俱乐部的特征,即具有运动员精神的工作氛围,这是由于美丽的景致转移了我们对日常工作的注意力。”1

这次会议上最难忘的瞬间莫过于弗拉基米尔·布科夫斯基(Vladimir Bukovsky)戏剧性的出席。布科夫斯基是前苏联的一名异见人士、作家和活动家,在监狱和劳改营待了12 年时间并在精神病院接受过强制治疗。布科夫斯基从莫斯科抵达瑞士时还带着手铐,他直接赶赴达沃斯,并在那里发表了题为“对民权的全球性威胁以及工业领袖的责任”的首次公开演说。他呼吁西方工业领袖不要对苏维埃政府进行财政支持,这一呼吁得到全世界媒体的广泛报道。

论坛在这一年还取得了其他几个方面的突破。3月份,论坛首次在欧洲以外的国家美国华盛顿举行了圆桌会议,此次会议侧重于讨论美国领导人更迭(从福特到卡特)的潜在影响。 总结前一年阿拉伯-欧洲会议的成功经验,论坛在泛美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和拉美经济委员会 (ECLA)的赞助下,于10月份在蒙特勒组织了首届“拉美-欧洲商业合作研讨会”,有超过1000名参会者出席会议。

在与欧罗巴(EUROPA,当时意大利《新闻报(La Stampa )》、法国《世界报(Le Monde )》、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 )》和德国《世界报(Die Welt )》的每月增刊)和巴黎国际商会合作期间,论坛引进了一系列特殊会议和出版物。当年11月,第一项活动在日内瓦举办,主题为“商业领袖是否应该服务于政治?”论坛还发布了第一份调查报告,重点关注商业领袖对保护主义的担忧。

为扩大与媒体的关系,论坛转变了以往认为新闻仅仅是记者报道事件的观点,开始认识到他们是社会和自身权利的重要利益相关者。


  1. 1977年1月27日,克劳斯·施瓦布在欧洲管理研讨会上的开幕致词